高清性色生活片

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圖片新聞

今天的幸福,給“那頭的老伴”報喜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01-10 09:05    編輯: 馬燕燕         
蒙古村的村集體經濟,一個集餐飲、住宿、接待為一體的旅游景區。

  文昌吉每天都會擦拭桌臺,將房間收拾得井井有條。欒雨嘉攝

  1月7日,海南大地落了厚厚一層雪。車子貼著路面小心翼翼地行駛著,幾個小時后,終于“爬”到了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倒淌河鎮蒙古村村民文昌吉的家中。

  踏進門,院子里整潔鮮亮,那掃帚、拖布、垃圾箱等居家用品歸置的井井有條,點綴著黃色小碎花的棉布窗簾干干凈凈,最惹眼的燙金的榮譽證書擺放在屋里的柜子上……它們似乎傾訴著兩月前已完全脫貧的這一家人嶄新的氣象。

  63歲的文昌吉手里拿著抹布,顫顫悠悠走進了客廳旁邊的一間小臥室里,左側桌子正中央擺放著她老伴一張五寸的遺照。她小心翼翼地拿起照片,從邊框外開始仔細擦拭。她盯凝著照片的時刻,眼神充滿柔和,從心底一字一句輕輕地傾訴起來。

  “格林空(蒙語,老伴之意)啊,你在那邊就把心放踏實了。”

  “如今,家里過上了好日子。我呀,一一給你嘮嘮。”

  “我們家2019年10月脫貧了,還一起搬進了新家……原先的土坯房、彩鋼房也變成了磚木結構的房子。新家漂亮啊,一家人住著干凈舒服,我們還在院子里蓋了一間30平方米的小廚房……”

  “我們兒子、兒媳打工掙了錢,隔幾天就往家里添置幾樣新家具,雕著花的木質的藏式桌子,一屁股坐下去寬寬軟軟的沙發,還有大屏幕電視……以前,這些玩意兒你我都沒見過呢。”

  “我們的尕孫娃很好,也很爭氣,在海南州職業技術學校舉辦的唐卡繪畫比賽中獲了二等獎,學校給發了一個大大的紅本本,我把它放在咱家客廳柜子最高的地方,那紅本本把我們的心也照得亮堂堂的。”

  ……

  “阿奶幾乎每天都會對著照片給阿爺文昌保說說心里話。阿爺生病一直是阿奶細心照顧,也沒有叫孩子們回來,因為怕孩子們回來再去找工作不好找。在阿爺患病特別重的時候,她才讓孩子們回來的……”駐村工作隊員馬成德說。

  “蒙古村是個有1567人的村子,貧困戶有101戶342人,是一個純牧業村。”駐村第一書記楊秀本接過話茬說,“我們縣是個深度貧困縣,這個村更是個深度貧困村,該村貧困發生率達21.8%,遠遠高于全縣。”

  “哎,這個村人均耕地少草場少,如果發展畜牧業,每戶只能養30只羊,這對一個三口之家來說,連溫飽問題都沒辦法解決。”馬成德說。

  文昌吉一家也是如此。2015年,文昌吉一家被認定為精準扶貧建檔立卡貧困戶。那時,家中有老伴、兒子兒媳、還有兩個上學的孫子孫女。楊秀本說:“阿爺有視力殘疾,還患有包蟲病、肝病。家里耕地草場少,就靠著每年3396元的草原獎補、420元的糧食補貼,再就是靠30只羊慘淡為生。”

  “雖然家里窮,但那時她的兒子兒媳還根本沒有外出務工的意識。”馬成德補充道。

  “是的,認定貧困戶后享受低保政策,每年有12000元的補助。要是沒有精準扶貧好政策,他們家的困難就更大了。”楊秀本說。

  隨后,村“兩委”班子及扶貧駐村工作隊開始謀劃幫助文昌吉一家脫貧。

  馬成德說:“2017年,我們工作隊開始動員文昌吉的兒子兒媳外出務工,兩個勞動力不能全撲在那幾只羊身上。通過算‘經濟賬’,給他倆具體談村支書阿旦尖措致富的經驗:支書啥都干過,啥苦都吃過。剛開始在海西給別人放牧,還在西寧的工地上搬磚、砌墻、拉沙子、和水泥,然后又到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四川等地學做生意,他又開拓思路,在縣上開了一個旅游公司,現在月收入過萬元?,F在,家里有輛40萬元的豐田漢蘭達,在縣城、西寧各有一套房。幾番啟發引導后,終于說服了文昌吉一家人。”

  文昌吉的兒子公保扎西和兒媳索安吉也聽勸,賣掉了那30只束縛住他們的羊,倆人開始外出打工。索安吉在州第一高級中學的食堂里給學生做飯,每月有2000元的工資。

  “2019年,縣供電公司在全村進行農村電網改造項目,我把公保扎西介紹給了項目部,讓他干一些挖坑、拉電線的工作,每個月還能賺3000元呢!總之,現在他們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。”馬成德說。

  “你看,家里只有阿奶一個人,工作的工作,上學的上學。2019年一年收入達到了66000元,已達到脫貧標準??纯此麄兊氖杖霕嫵?,50%都是他們自食其力賺來的,而不像以前完全靠政策。我對他們家未來的發展很有信心。”楊秀本說。

  在采訪中,最讓人動容的還是文昌吉那一下子哭了笑了的表情。

  只要提起老伴,文昌吉就會紅了眼眶。在2019年3月,與她相伴一生的丈夫因病去世了。這是她一生的牽掛,也是她一生的遺憾。

  馬成德說:“每次我們到她家,她就會緊緊拉著我們的手不放,說這么好的新房老伴沒住上,也沒享受上兒子的福,隨后就會嗚嗚哭起來。”

  但她也有笑得很開心的時候。比如,一提起村里建起的旅游扶貧產業樓,每年給每個人分紅640元的時候;她踮著雙腳夠那個被她放在最高處的證書,迫不及待地拿給我們看的時候;以及今年兒子新蓋了一間120平方米的畜棚,準備讓她養幾只小羊羔的時候……

  “近幾年,羊價一直上漲,一只就可賣到2000元。我們一家打工積累了收入,我夫妻倆想流轉一些別人的草場,開春買幾只羊,讓母親養羊,我倆還是外出打工掙錢。”公保扎西的眼眶中充滿了希望。

  在這個最能察覺變遷,感知冷暖的時節,從一個人的哭與笑,就能感受到龐大的脫貧群體背后的苦樂悲喜。淚水與微笑之間,蘊含了人們對黨的政策的銘記與感恩;幻化成人們心底對親人不變的思念與祝福;承載著人們對擺脫貧困的渴求與盼望……把現在的好生活,講給懂我們的人聽,讓愛意,即使在落了雪的夜里,也能輕舞飛揚。(欒雨嘉)

高清性色生活片